Posted on 29th 9月, 2022 | Tags : | Under : 未分类

() 白老师一直守着安宁,等安宁醒了,她才轻松一口气。

安宁睁开眼睛,看到白老师的时候一阵心安。

她轻声道:“老师,我这是在哪儿啊?”

白老师想骂安宁几句,可看孩子可怜的样子,又有些于心不忍。

她倒了一杯红糖水给安宁:“先喝点水。”

白老师很细心,装水的杯子里还插了吸管,她把吸管递到安宁唇边,安宁喝了几口水,嗓子觉得不那么干涩了,她虚弱的笑了笑:“老师,我怎么了?”

白老师都不知道要怎么对待安宁了。

她长叹一声:“你有困难为什么不和老师说?”

安宁有些心虚,小声道:“我……我借了您的钱,不能再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“你这孩子。”

白老师摸摸安宁的头:“老师没怪你的意思,可是,你这样下去也不行啊,每天吃不好睡不好,铁打的身体都熬不住,更何况你本来身体就不好。”

“可是。”安宁咬了咬唇:“我想挣奖学金,我现在要读书,没有时间打工赚钱,唯有挣奖学金一条出路,我……”

白T恤长卷发美女肤光胜雪百叶窗边透光写真

“算了,你好好休息一会儿,输完液老师送你回去。”

白老师在心里叹了口气,她又让安宁喝了几口水,看了看点滴瓶中还有半瓶液,就跟医生说了几句拿着手机出去了。

从医务室出来,白老师给余父打了电话过去。

余父在公司刚开完会,接到白老师的电话还愣了一下呢。

“是余安宁同学的父亲吗?”

白老师轻声问了一句。

余父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“安宁同学今天考试的时候昏倒了,我想作为她的班主任,我应该和你们做家长的好好谈谈。”

白老师其实心里也挺堵的,她很看不惯余父余母的作派。

不说安宁乖乖巧巧,学习又挺努力的,便是不是那么乖巧的孩子,就算是真做错了什么,可当家长的也该规劝教导,而不是直接把孩子赶出家门,自此之后不闻不问。

人家经济条件不好的家长都想办法给孩子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,偏偏余家开着公司,家产数以亿计,却对自家的孩子这样苛刻。

这都是什么家长啊。

“昏倒了?”余父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波澜:“是怎么昏倒的?”

白老师一听这声音更气了,自然也带了几分出来:“营养不良加上熬夜学习,安宁爸爸,你们把孩子赶出去之后就没有想过她吗?你们了不了解孩子现在的状况?她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还要上学,有什么能力赚钱,她和我说,她唯一的出路就是拿奖学金,这才拼命的学习,孩子不是不懂事,也不是调皮捣蛋的,你们为什么……”

说到这里,白老师都有些说不下去了。

她是真的替安宁惋惜气愤。

安宁这么好的孩子,遇到的这都是什么破父母啊,一点责任都不负。

余父的声音还是很平缓,一点为孩子着急的意思都没有:“这样啊,以后她的事情您不必和我们说了,她既然敢搬出去,就得为自己的任性买单,她没给我们打电话就表示撑得下去,如果她实在撑不下去了,她要回来,我们也不拦着。”

白老师气的身发抖:“好,安宁还在打点滴,我不放心,先挂了啊。”

白老师挂掉电话,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。

她修养这么好的人都想要大骂一通。

同时,白老师也理解了安宁为什么从家里搬出去,谁碰到这样的父母能受得了啊,大人恐怕都沉不下心来,更何况一个孩子。

白老师再次进医院室的时候,安宁靠在床头上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她看到白老师进来,抬头露出一个怯怯的笑:“老师,你是不是给我爸打电话了?”

她问这句的时候,眼中分明闪过一丝希翼。

白老师更加难过,一颗心沉沉的。

她笑了笑:“嗯,你爸挺担心你的。”

安宁笑了笑,笑容脆弱的很,她摇头:“应该不是的,他肯定没有多问,他想要让我低头,让我负荆请罪才能回家吧。”

白老师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了。

说实话吧,担心孩子会受不了。

“别多想了,养好身体要紧。”

卫浩轩进了教室,就听到好几个同学谈论安宁昏倒的事情。

他耳尖的听到一位喜欢八卦的同学道:“听说安宁被家里赶出来了,现在租房住,她手里没钱,每天都不太敢吃饭,这段时间一直学习到半夜,早起还要起来干活,因为营养不良和熬夜学习才昏倒的。”

“真的呀?”

好几个同学围了过去。

卫浩轩脚步一顿,听的更加仔细了些。

“真的,我问过医务室的医师,反正她挺惨的。”

“这也有点太过分了吧,说起来安宁这个人挺乖的啊,没犯什么大错为什么被从家里赶出来啊?”

“是啊,想想咱们之前针对她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

“当时我和安宁一个考场的,她昏倒的时候把我吓坏了,你不知道她交卷子的时候脸色差极了,那脸白的跟吸血鬼似的。”

“是挺吓人的。”

卫浩轩听着同学们议论,他忍不住摸摸胸口的位置,听着这些话,他的心疼的一抽一抽的。

他深吸一口气,狠心不去听那些话,狠下心不去想安宁。

如果……

他在想,如果没有那场梦的话,他只怕还在暗地里关注着安宁,喜欢着那么美好的她吧。

葛一鸣放学的时候也听几个同学说起安宁的事情。

他气的不行,等班里只剩下他和几个好友的时候,葛一鸣一拳捶在课桌上,气的大骂:“她活该,她要是乖乖当老子的女朋友,老子会饿到她?”

可是,他越骂,心里越是烦乱,心中郁闷又难受,让他很想要大哭一场。

放学的时候,宋真真小心的扶着安宁出来。

两个人走小路出校门,快到校门口的时候葛一鸣拦住了安宁的去路。

他一双眼睛有些发红,紧紧盯着安宁:“怎么搞的,还当你是什么厉害的人物,原来竟然会把自己饿昏了,可真出息啊。”

安宁别过脸没看葛一鸣。

宋真真气的不行:“关你什么事,你赶紧走开,要不然我要告老师了。”

葛一鸣深吸一口气,啪的一声,把饭卡扔在地上:“老子的饭卡给你,好好的补一补,要不然老子欺负起来都没劲。”

“我们不要。”

宋真真把饭卡捡起来递给葛一鸣:“安宁想吃什么我会帮她买,用不着你假好心,你赶紧走开。”

安宁低声道:“葛同学的好意我心领了,只是我们没那个交情,以后,还请你离我远一些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葛一鸣气的握紧拳头,好半天才道:“随你,不过你就算昏倒了,我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Get Trackback or Permalink

Previous Post :
Next Post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