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 22nd 9月, 2022 | Tags : | Under : 未分类

今日,春和日丽,万里无云,明媚的阳光直刺双目。

古朴阴暗的诏狱大门前,徐明武以手遮眼,这个明亮的世界让他一下适应不了。

他的身后,朱大能激动的险些哭了起来,一把冲上去抱着前来接他的女管家七柒,不知在干嘛。

这种场面,徐明武很难接受,摇着头准备随徐福回国公府。

忽然,他眼前一亮,发现门口一颗茂密的大树下,俏生生地站着一个姑娘,依稀便是昭阳公主朱芷薇。

大公主穿着一身素白的月华裙,正百无聊赖地望着身边告示牌上的诏狱管理条例,她双手握在腰后,两只脚不老实地以鞋跟为中心转半圈,行动辄如水纹,满满的美人气息。

门口两个荷枪实弹的锦衣卫站得笔直,用余光偷偷看她,含蓄地偷看。

虽说昭阳公主多次拒绝徐明武的告白,甚至直言看不上他,但徐明武心里还是有些逼数的。

人家是大公主,搞对象结婚都是要走程序的,怎么可能一下子答应自己呢?

今天刚出来,看到公主殿下专门在门口等他,徐明武原本丢失的信心再度点燃了。

他轻手轻脚地靠过去,想要给昭阳公主惊喜,朱芷薇反映很快,惊呼一声闪到了一旁。

徐明武笑道:“哎呀,到底是一个战壕里出来的,感情深啊,公主殿下巾帼英姿,比那些男汉子靠谱多了!”

白裙天使的美丽

朱芷薇扭捏了一会儿,低下头,盯着自己的靴子,俏脸微红:“那个,你千万别误会,是开国夫人找的母后,我才在父皇面前给你担保,让你们出来的……”

她抬起头,接着解释道:“毕竟我当时也在准噶尔,目睹了你为将士们所做的一切,这一点你应该能明白吧?”

“哦?”

徐明武微微惊讶,原本昭阳公主在御前替他说话,难怪自己能这么快就放出来了。

按照诏狱的程序,即便李尚勇“诬告”,然他调动军队做生意,这事已然实锤了,即便自己是为了部队的生存,也是违纪的,需要进一步量刑处理,一时半会绝对出不来。

因为在大明,朝廷严令军队禁止经商,这是铁律,挺严重的。

当年的毛文龙,在敌后抗战功劳挺大的,但下场很悲惨,几十年来朝廷也没给他平反,是有原因的。

朝廷控制军队,主要靠财政,若是军队掌握了财政权,那就不叫军队,而是军阀了!

所有,徐明武在准噶尔发展商业那点事,可大可小,主要看上面的态度。

三司会审时,三位主审官至少有一位看在徐青山的面子上,向着徐明武,全程在带节奏,把主要罪名往大不敬上引,看似要搞事情,实则是避重就轻之举。

朱芷薇抬起头,面红耳赤,很紧张地望着徐明武,希望他不要多想。

她以前是看不上徐明武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,从在皇明军校的第一次见面,她就觉得这人不靠谱。

后来徐明武屡次告白,光是花样就玩了四十多种,其脸皮之厚,千古罕见,让朱芷薇更加的反感。

然而,随着西征期间的时常接触,特别在军队遇到危难之际,徐明武表现的非常棒,又是出奇谋划,又是拼死断后的,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,让大家度过了重重困难,还救下汉王弟。

自那时起,朱芷薇才真正把徐明武当人看,甚至当朋友看。

她又想到这么一个内在优秀的人,以前竟那般没脸没皮的,朱芷薇这才意识到这家伙的真诚,从心底打算,给二人一点机会。

徐明武也明白了,自己能这么快脱身,除了老爹运作外,更多的应该是昭阳公主的担保,才能让拥有最终决定权的皇帝松手,放他一马…….

“啊哈哈…..明白,明白!”

徐明武心中掠过一丝感动,脸上仍是嬉皮笑脸地:“公主殿下,您用过膳了吗?没有的话臣请你一顿吧,作为感谢!”

请客吃饭?

朱芷薇脸上又是一阵红云,不知从哪摸出一个油纸包,递给徐明武道:“我用过膳了,这是我从尚膳监给你带的点心,可香了,你尝尝……”

徐明武欣赏着朱芷薇这副小女儿态,感到很满意。

之前在准噶尔那边,这位姑奶奶穿着军装,可是凶得不得了,现在换上女子的着装,立马憨态可掬,可爱至极。

哈哈,很好,有戏!

看来当驸马不是白日做梦了!

徐明武欣喜地接过来自宫里的点心,小心翼翼的打开食用。

“嗯,味道好极了!”

徐明武转过头,忽然发现公主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自己看。

红彤彤的阳光从大树上斜洒进来,洒在朱芷薇面颊上,粉嫩嫩的仿佛一朵绯红的桃花,徐明武一时间看的失神。

朱芷薇将脸转过去,面露羞涩道:“你……看什么呢?”

徐明武哈哈一笑:“没什么,看你长得好看!”

朱芷薇的小脸再次变得红彤彤,她低下头,但眼角放出一种欢喜的光彩,终究没逃过徐二少的眼睛。

为避免尴尬冷场,徐明武后退一步,打量着她这身优雅的便装,啧啧咂嘴道:“公主殿下,您还别说,你这样一穿还真有味,比之前的军装养眼多了!”

徐二少深知,泡妞有一项基本要领:女孩子穿了新衣服,男孩子一定要恭维!

甭管丑不丑,夸就完事了!哪怕她们身上套的麻袋,只要能看到脸,夸就对了!

果然,朱芷薇听后连耳根都红了,但脸颊立马浮现出笑意。

“还好吧,我自己在洪武大街挑的,将近十银圆呢!”

说着,她在原地转了个圈,微风吹来,色如月华。

徐明武则是表现出一副陶醉的样子,发出感慨:“真是太完美了!简直如同仙子临尘!”

门口的两个锦衣卫仍旧站得笔直,听二人的对话,得知这位大美人是当朝公主时,两个锦衣卫心潮澎湃,站得更直了。

当他们听到徐二少竟敢调情公主时,其中一个忍不住咳嗽了一声,另一个嘴角动了动,喉头滚了滚。

二人余光瞥向徐明武时,皆是甘拜下风地发出一丝敬佩。

……

Get Trackback or Permalink

Previous Post :
Next Post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