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 22nd 9月, 2022 | Tags : | Under : 未分类

“您也知道,我们天神学院和北冥皇室,向来是一体的,这么多年来,也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”

“冥雍上次带来消息,玄冥大阵……出问题了!”

“嗯?”

此话一出,天洞仙双眼之中,一抹凌厉的光芒,一闪而过。

“此事可还有他人知道?”

“除了我和冥雍,暂且无人得知!”

天暗低沉道:“可是,这么多年来,周遭帝国,甚至于一些上国,以及那高高在上的疆国,都有不少人,暗暗关注北冥城!”

“一旦出现问题,只怕那些人,肯定会掺和进来。”

“玄冥大阵的问题……如何解决?”

天洞仙此刻,眉头皱起。

玄冥大阵,知道的人,并不多。

无非是冥家和天家后人,可是在大陆之上,却是惹得不少人注意。

清纯甜美的学生装少女

据说北冥帝国开创者冥渊皇帝,以及天神学院开创者天青石,师承九幽大陆之上赫赫有名的青云尊者。

建立帝国,学院,是二人志向。

这期间,更是青云尊者的鼎力支持,甚至有传言认为,就连二人的师祖九幽大帝,也是出力不少。

这使得北冥城,哪怕是在帝国落寞数万年之久,依旧让人念念在心。

玄冥大阵,牵扯到一个大秘密。

谁都想要进入其中,找到那个秘密。

且不说那个秘密,就是淡淡大阵内隐藏的一切,都足以令人心神向往。

“爹,秦尘也知道玄冥大阵的存在……”

“他也知道!”

天洞仙更是一惊。

“既然如此,此事你就不要过问了,顺其自然吧!”

天洞仙缓缓呼了口气,嘱咐道:“我最近会随秦尘到达云蓝帝国内,天神学院,你照看好。”

“是!”

天暗点点头,最终离开庭院。

走在三十六区内,天暗神色复杂。

秦尘的出现,实在是令人感觉不可思议。

可是此人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

父子二人即便是想破脑袋,也无法知道,秦尘,便是当年赫赫有名的九幽大帝。

而他的身份,远不止这一个!

“悄默声的来,难道还悄默声的走吗?”

一道身影,此刻斜靠着前方树下,看着天暗,淡淡一笑。

“秦尘!”

看到秦尘,天暗笑了笑。

“见过你父亲了?”

“嗯?”微微一愣之后,天暗点了点头。

既然秦尘知道他父亲乃是天青石后人,那应该也是知道他们的关系。

“好了,既然如此,随我走一遭你们天神学院的灵阁吧!”

秦尘此刻淡笑道。

灵阁?

这深更半夜,秦尘去灵阁做什么?

“我区区一个灵徒,大半夜的去灵阁,估计会被人怀疑盗窃,就劳烦一下天院长了。”

“不劳烦!”

虽然疑惑,可是天暗还是带着秦尘,前往灵阁。

灵阁,乃是天神学院处理一切杂物的地方,同时,也是弟子在此购买灵诀、灵器等等的交易点。

夜半时分,守候在此地的长老弟子,一些都是打着瞌睡,心不在焉。

毕竟天神学院虽然弟子众多,可是谁也不会闲着没事,大半夜来挑选灵诀灵器的。

“醒醒!”

一道声音,将沉睡之中的一位长老叫醒。

“谁啊,大半夜的,让不让人休息啊……”

那张老迷糊着,睁开双眼。

“院……院长!”

哗啦一声起立,那张老顿时揉了揉眼睛,立刻浑身冷汗尽出,道:“院长,我我我……你你你……”

“别我我我,你你你的了。”

天暗院长此刻笑道:“我现在需要进入灵阁内。”

“是是是,我这就带您去!”

那张老立刻擦了擦口水,站起身来,神情紧张。

大半夜的,院长怎么亲自来到这里?

而且背后似乎还带着一个弟子?

三道身影,沿着偌大的灵阁,朝着楼上走去。

整个灵阁,共分七层。

素日里,灵阁内,也存储一些灵丹、灵器、灵诀,往往灵器院、灵诀院、灵丹院内的东西,一部分都会放在此地。

天暗此刻心中却是不明所以。

若是秦尘想要挑选什么灵器、灵诀、灵丹,直接到三大院就是了。

为何夜半时分,让他带着,来到这里?

“我没记错的话,应该是在第三层!”

秦尘此刻淡淡道。

“嗯!去第三层!”天暗吩咐道。

那领路长老此刻一愣。

似乎不是院长要来,而是眼前这位少年要来?

这少年什么身份?竟然劳动院长大驾。

“你在外面等候吧!”

天暗院长吩咐一声,便是随着秦尘进入第三层内。

此时此刻,整个第三层内,装饰的极尽奢华。

整个大厅看起来,十几米高,面积足有近千平米。

这样的架势,不愧是天神学院。

但是此地,盛放的,皆是一些低品的灵器,其中不少,还有许多残废的,显然是一处废品回收之地。

天暗不知道,秦尘到底要干嘛。

只是秦尘不说,他也不好问。

徐徐,秦尘进入大厅内,径直忽略了整个大厅内乱七八糟的拜访,直接来到深处。

而此刻,大厅深处,光芒黯淡,带着一股尘气。

“果然是这里!”

而此刻,秦尘目光,却是看向那大殿深处,墙壁之上的一幅画卷。

此刻,画卷内,约么数十道身影,或站或坐,动作举止神态不一。

但是可以看出,那上首坐一人,眼神犀利,面貌俊朗,带着一股睥睨天下之势。

而在左右两侧,更有两人,神态恭敬的坐定。

可是仔细看去,在那上首坐的俊朗男子右手边,一位约么二十岁年纪大小的青年,斜靠在案牍之边,手握酒杯,神态慵懒,一杯酒已经是下肚半杯。

看到此画卷,天暗走上前来,淡笑道:“这副画卷,据说是我天家祖上天青石老祖亲自所作。”

“首座位置的男子,便是我家祖上师尊青云尊者,在昔日九幽大陆之上,威名赫赫,得以青云尊者之名。”

“右侧便是我家先祖天青石,左侧乃是北冥皇室开创者冥渊皇帝。”

“我知道!”

秦尘此刻,点了点头。

目光却是落在那青云尊者身旁的慵懒男子身上。

“当年的我……还挺帅……”

秦尘呢喃自语。

而天暗此刻也是发现端倪。

Get Trackback or Permalink

Previous Post :
Next Post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