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 22nd 9月, 2022 | Tags : | Under : 未分类

听得那声音,齐思思身躯一颤。

房间内,只见得一道身着银色青龙袍服的青年,脚步踏出。

男子看起来,略显肥胖,一双眼睛,狭小无光,却是紧紧盯着齐思思。

“齐浩宇!你怎么在这里!”

齐思思此刻脸色一白。

十皇子齐浩宇!

他怎么在这里?

齐思思目光顿时看向齐玉峰,错愕道:“玉峰大哥,你……”

“思思,十皇子对你属意已久,你嫁给十皇子,那就是皇室成员了,何乐而不为呢?”齐玉峰此刻,温文如玉,淡淡笑道。

“齐玉峰!你……”

齐思思此刻,眼神呆滞,喝道:“你父亲与我父亲,相辅相成,皆是中立,你如此投靠七皇子,就不怕你父亲……”

“谁告诉你,我爹是中立了?”齐玉峰此刻却是喃喃笑道:“我父亲,早已经是投靠了七皇子了!”

鲜橙少女甜美笑容化心房纯真唯美私房写真图片

“十大王爷,七皇子有齐健王爷支持,齐栩王爷支持,以及我爹支持……”

“原来,我爹与你爹深交,七皇子希望你爹能够投靠他,可是你爹依旧是天真的以为,在这皇室斗争之中,可以保持中立。”

“所以,七皇子等不及了,你爹……快死了……七皇子现在,开始动手了。”

齐玉峰此刻淡淡道:“你嫁给十皇子,是好事。”

“你是齐庆王爷掌上明珠,十皇子又是七皇子同父同母的弟弟,你嫁给十皇子,大齐圣国就会明白,你爹就是七皇子的人了!”

此时此刻,齐思思眼神惊恐。

这还是齐玉峰吗?

这还是与自己一同长大的那个玉峰哥哥吗?

此时此刻,齐思思身体一寒,下意识便欲走出。

可是一步跨出,齐思思却是跌倒在地,身体发软,竟是提不起一丝力量来。

齐玉峰此刻微笑道:“你爹不太乐意,所以,我们思来想去,准备用点计谋了,先让你和十皇子生米煮成熟饭,就算是将你爹逼到绝路了。”

齐思思此刻,脸色通红,身体燥热,看向齐玉峰。

茶水有问题!

“齐玉峰,你不得好死!”

齐思思此刻咆哮道。

“十皇子殿下!”

齐玉峰此刻却是拱手,笑道:“**一刻值千金,十皇子先享受着,在下告退!”

十皇子此刻笑了笑道:“好的好了,告诉你爹,他的心意,我和七哥都会记着的!”

“是!”

齐玉峰此刻,转身离去,关上房门……

“不……不要啊……”

一声声凄厉的喊叫,在此刻响起。

齐玉峰此刻,站在庭院内,负手而立,神情淡然。

“峰儿……”

此刻,一道中年身影,在此刻出现。

“父王!”

齐浑王爷,此刻来到齐玉峰身边,拍了拍齐玉峰肩膀,宽慰道:“为了我们浑王府……”

“爹!”

齐玉峰此刻却是笑道:“我对齐思思,并无他意,这些年来,也不过是伪装而已,爹你过滤了!”

齐浑微微一愣,随即笑了笑道:“不愧是我儿子,工于心计,才能够成就大事!”

“爹,我明白的。”

齐玉峰此刻犹豫之间,开口道:“爹,婉儿……真的要嫁给齐烨吗?那可便宜那小子了!”

听到此话,齐浑却是笑道:“婉儿本就是本王和婢女不小心之间出生的,这些年来,若非是齐博对其倾心,她哪里有现在的身份地位?”

“你是不是不明白,为何我要将她许配给齐烨?”

齐浑王爷笑道:“齐庆中毒,知道自己死期将至,可是做梦也不会想到,是我给他下毒。”

“而齐方羽、齐回明、齐烨三兄弟,投靠七皇子,三兄弟最近将此事,故意泄露给齐庆。”

“齐庆知道,三个儿子出自一母,齐博与他们不是同母,所以他们三人定会杀了齐博,于是乎,退而求其次,让齐烨和婉儿成婚,断绝齐博的心思,好使得在他死后,齐烨能够念及这一点,让齐博能够活下来。”

听到此话,齐玉峰微微笑道:“这齐庆王爷,倒是护犊子比较狠。”

“那是当然!”

齐浑王爷笑道:“齐方羽、齐回明、齐烨三兄弟,齐庆是寄予厚望的,他也没想到,自己三个儿子这些年来,居然是投靠了七皇子殿下。”

“眼下,得知自己即将身死,又知道了三个儿子的手段,自然是会想尽办法,保护自己那最傻的儿子了!”

此时此刻,父子二人站在庭院内,房间内,齐思思的哀声,一直未曾消退……

唰唰唰……

破空声响起,两道身影在此刻到来。

“启禀王爷,世子,齐方羽、齐回明,以及齐烨三位世子殿下来了。”

此话一出,齐玉峰却是眉头一皱道:“他们来做什么?”

“不止他们三人,齐博世子也来了……”

听到此话,齐玉峰眉头一挑。

“这三个家伙,又想做什么?”

齐浑此刻看向自己儿子,道:“玉峰,这三兄弟,虽然齐方羽是领头,可是实际上,齐烨才是天赋最强的那个!”

“七皇子私下告诉我了,齐烨乃是天轮圣人体,而且是最近觉醒,得罪齐方羽和齐回明没事,可是切勿得罪齐烨,七皇子有意推他为齐庆的接班人!”

天轮圣人体!

齐玉峰此刻,脸色微变。

这等体质,他听说过,很霸道的体质,到达天圣境界,凝聚天圣之轮,足以释放出同境界数倍的爆发力。

这个齐烨……倒是走了狗屎运!

“他们想做什么,你就让他们做,等齐庆身死,齐烨掌管庆王府,到时候,庆王府没有天圣高品,我们浑王府,才会是七皇子的得力助手。”

“是,孩儿明白!”

齐玉峰深深明白。

皇权争夺,向来惭愧。

如同齐博和齐思思这等单纯的王室子弟,在此等争夺下,不过都是牺牲品罢了!

“我先走了,你在此处等着吧!”

“是!”

齐浑王爷,就此离去。

齐玉峰此刻立于庭院内,负手而立。

房间内的猖狂笑声和那哀嚎声,却是让他无动于衷。

嘭……

而在此刻,院子大门,突然被打开。

一道身影,在此刻破门而入。

“玉峰大哥?”

齐博一袭长衫,在此刻看到齐玉峰,紧张的神情,却是松了口气。

“齐博?你怎么来了?”

齐玉峰淡淡道。

“我听三哥说,我姐姐来找你,大哥和二哥意图不轨……”齐博急忙道。

Get Trackback or Permalink

Previous Post :
Next Post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