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 23rd 9月, 2022 | Tags : | Under : 未分类

() 巡抚衙门前鞭尸的场景看得吴财主头皮发麻,他叫了两声好后便急急返回家中,半路上还吐了两次。

一回到豪华的吴府中,吴财主立即让家丁烧水准备沐雨,洗洗身上的晦气,顺便将新纳的小妾也叫来一道。

充满故事性的鸳鸯浴终于洗完了,吴财主满身疲惫,一阵索然无味,刚想休息一会,却听屋外院子中闹哄哄的。

“啪!”的一声,房门被踹开,一队闯兵冲了进来,对屋内摆设快速扫了一眼,不等吴财主问话,为首之人一挥手,立时有闯兵前来搬之前的东西。

吴财主懵了一下,眼见屋内的大金佛,玉白菜被搬走,他顿时急了:“哎呀,军爷们你们这是做什么啊?”

为首闯兵义正言辞道:“义军替天行道,准备攻打京师推翻腐朽的朝廷,急需粮草银饷,这些都充公了,你家还有多少粮食,也都尽数交上来!”

吴财一脸蒙圈,道:“啊!军爷,你们不是说闯王来了不纳粮的吗?现在怎么……”

一名闯兵将一页纸张拍狠狠拍他的身上,道:“借的!这是借据,拿好了!”

吴财主拿着那份所谓的借据一看,顿时面色铁青,你他妈的是在逗我呢!这也能叫借据?上面这些狗爬的是什么玩意?

吴财主作为多年放贷的老手,一眼便看出这玩意根本不顶用,就算眼前这几个混账玩意真给自己开借据,以后找谁要?借据上的署名是狗蛋,可是狗蛋又是何人?

吴财主当时就火了,道:“我不借!你们谁也不准拿!”

“嘭!”

清纯美女和服唯美写真

一声闷响,那闯兵劈面就是一拳,打得吴财主口鼻流血,跌跌撞撞的摔倒在地。

随后几个闯兵上去就是一顿狠揍,拳打脚踢,直打得吴财主满地打滚,惨叫连连。

为首的闯兵轻蔑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老子给你脸了?”

吴财主的几个家丁提着棍棒雄赳赳的冲过来,想要救下东家,去被几个裹着头巾的闯兵拔刀堵住一顿乱砍,当场丢下棍棒跑路,其中一个没跑掉被砍的鲜血淋漓的。

为首闯兵抖了抖了脸上的伤疤,喝道:“大胆刁民,胆敢抗拒义军,来人,没收家产宅子,统统驱逐!”

折腾了半天,吴财主家的东西一个没搬出来,一名闯军的小头目直接占据了这个吴府,只有吴财主和他的傻儿子被赶了出来,连几房小妾都被那小头目留下享受了,就如同净身出户了一样。

看着身边的傻儿子,光溜溜的只剩下一个裤衩子的吴财主哭了,躲在自家院子外的墙角嚎啕大哭。

整座真定城街头巷尾到处都是杂乱的脚步,轰隆隆的马蹄声,他们同样是挨家挨户的破门,将粮食米面等吃的部拿走,地主家的金银玉器则是拿去孝敬上司们。

“官府无道,小民嗷嗷,王侯贵人恶剥穷民,不肯一丝一粒以济百姓,今有闯王奉天倡义,讨暴虐,行天理,不当差,不纳粮,抚流亡,通商贾……”

一名闯兵敲着锣鼓在各街道来回宣讲,每说一句,便敲响一声锣鼓,身后还有着一队闯兵在唱着歌谣:“杀牛羊,备酒桨,开了城门迎闯王,闯王来时不纳粮……”

吴财主呆呆的听着,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这还要脸吗?

他身边的傻儿子对他呵呵笑道:“爹,闯王来了不纳粮!”

吴财主快要疯掉了,大怒道:“我信他妈的鬼!也只有你这傻子才信这鬼话!”

这哪是义军,简直是强盗啊!那些混账官兵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抢!

吴财主现在肠子都悔青了,官府起码拿钱办事,这帮龟孙子就像是喂不饱的饿狼,无耻至极!

一名闯军骑兵背着旗帜策马而过,口中高呼:“义师军纪严明,大军所过,秋毫无犯,闯王号令:杀一人者如杀吾父,淫一女者如淫吾母……”

想起自己的妻妾如今变成了人家的财产,吴财主一口老血吐出,跌跌撞撞摔倒在地。

……

两天后,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吴财主,蹲在一座闯军吃饭的酒楼前,想要讨一些剩菜吃。

然而城中灾民和乞讨的人太多了,吴财主这种半道出家的怎么可能争得过丐帮的那些几袋弟子,少不得一顿毒打。

这两天,吴财主动用了一切关系,想要讨回自己的宅子和财产,结果发现那些所谓的关系也和自己的情况差不多,有的人已经拿着破碗去讨饭加入丐帮了。

吴财主心中拔凉一片,更加向往回到昔日大明朝廷统治下的生活,就算交些税又如何?总比部家产被人夺走强吧!

吴财主经过深思熟虑,最终打算卖掉自己的傻儿子,然而找了一圈人贩子,硬是没人要,有人建议他卖给闯军,兴许还能换几个馒头,毕竟军队冲锋傻子最好使。

吴财主觉得

有理,试着将傻儿子送到闯军中,要求换三个馒头,一个都不能少!

好在闯军收人开明,没多少规矩,当场就收了他那傻儿子,却只给了他两个馒头。

吴财主兴高采烈的揣着两个硬如石头的冷馒头,找了个人少的巷子啃了起来,一边啃一边流泪……

他舍不得一次性吃完,细嚼慢咽的如同享受,边吃还边想,这两个馒头要是吃完了,后面该怎么办呢?

这时,城中各街道骚动了起来,有闯军骑兵狂奔大喊道:“闯王明日登基,建立新朝大顺,城中施粥三日,普天同庆!”

“施粥了?”吴财主将馒头仔细的揣入怀中,连忙跑到街道上。

“闯王明日登基,建立新朝大顺,城中施粥三日,普天同庆!”

“在哪里?在哪里施粥?”

“城隍庙!”闯军回道。

闻言,众人都骚动了起来,往城隍庙那赶去,满脸污垢的吴财主抢了身边一个小乞丐的破碗,也连忙跟了过去。

城隍庙旁,吴财主席地而坐,捧着一碗热腾腾有些烫嘴的米粥,尝了一口,咂咂嘴道:“真香啊!”

……

Get Trackback or Permalink

Previous Post :
Next Post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