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 23rd 9月, 2022 | Tags : | Under : 未分类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看着四周带血的尸体,一位位都是尊者,甚至在其中不少都是尊者中期以及尊者巅峰强者。

紫墨龙尚未反应过来直接被女帝殿的老妪诛杀,而冥刀,亦是被斩。

“洛天,洛天在哪。”小公主从天穹之中飞下来,极为的着急。

“还好,尚未伤到关键部位。”检查了一番株洲,洛醉松了口气开口。

小公主看着浑身带血的洛天,将洛天抱在怀里,哽咽不止。

“你怎么这么傻啊,好好呆在天牢里不好么?”小公主哭的泪雨梨花。

这是她的爱人,浴血躺在她怀里,这让她心都在抽搐。

“要是呆,呆在天牢里,能,能换你平安,我就呆在天牢里了。”洛天断断续续开口,看着眼前的小公主眼底尽是温柔之色。

如果说洞房花烛夜的那一晚让他接受了小公主的话,那么得知为了自己,小公主宁愿背叛杨镇,甚至是背负万千骂名远奔千里来救济自己,这一刻,洛天真真正正的把小公主当成了自己的爱人。

洛天话很少,但是每个字都落在小公主耳朵里,哽咽之中小公主将洛天安置在了一道空间法宝之中,掏出不少药物给洛天修复身躯。

这一次攻入大元,可谓是势如破竹,摧枯拉朽一般的击败了整个大元,当然,其中绝大部分的功劳都是来自于洛天,至于那十位尊者以及小公主,只是来打扫一下战场的。

优雅清纯的居家少女图片

冥刀陨落,紫墨龙陨落整个大元朝廷崩溃,再加上七万英勇善战的洛家军,在整个大元几乎就是横扫,大元何处部投降!

没强者了,甚至连皇帝都被端了,还怎么打?

而此刻,在杨镇所在的洛阳城之中。

“公主聚集了三十万人马已经朝着大元而去了,陛下,我们……?”姜中低着头,开口试探性的询问道。

“不动就行。”杨镇开口,看了一眼手中的奏折,多半是说小公主不懂事,应该禁足解散那只军队的。

“不动?”这让姜中略有不解,任由一只军队在自己的领地里横行,这可不是杨镇平日里的作风。

“如果胜了,那么我们直接接手大元,并且下令逮捕青竹等一行人,控诉她们一行人叛国建立私军,如果败了,那现在大元也没有太多的反抗之力,我们照旧能够直接接手,攻入大元,洛天那个小子得来的射天箭矢我们直接强行收缴,有了射天箭矢辅助,破开大元不过是时间问题。”杨镇微笑着道。

“陛下英明。”哪怕是姜中这种陪伴了杨镇几十年的存在,都是不得不承认杨镇这一步棋实在是高明。

“那,如果胜了之后,公主等人反抗呢?”这让姜中有些担忧。

“你以为胜大元那么容易?这三十万大军最起码要折损绝大部分,到时候哪里还有与我们一战的资格?”杨镇摇摇头。

“陛下英明。”姜中点点头。

立马,便是有着消息传来,小公主率领七万洛家军以及十万尊者破开大元帝都,已经强势诛杀紫墨龙以及冥刀。

这消息传来的那一刻,杨镇正在上早朝。

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,这大元江山被破,从此之后我神风再无敌手。”有文臣笑着开口,就像是自己破开大元帝都一般,在他们眼里接手大元以及其中一切物资都是理所应当。

杨镇笑着颔首,这文臣果然会说话。

“陛下,我建议先给公主治个叛国之罪,不听皇命带领私军作战,这是死罪,还有洛天,鼓动民心造反,也应该被诛杀。”还有其他文臣跳出来开口。

“唔,爱卿说得对,不过青竹好歹也是皇家血脉,嗯,就推迟两日斩首吧。”杨镇开口,似乎推迟两日斩首自己女儿都是莫大的恩惠。

所有的官员,无论是文臣还是武将,都是极为兴奋,因为他们心里小公主攻破大元就是给他们攻破大元,这大元之中的资源也好,其他东西也罢,立马就要是神风的了。

今日的早朝,所有官员明显都是带着微笑。

“来人,给朕拟旨。”杨镇开口,兴奋之余打算写下升值。

“贱民洛天,鼓动民心叛国,理当处死,叛国公主杨青竹,带领私军,忤逆王命攻入大元,也理当处死,但,皇恩浩荡,念在皇室血脉的情况之下可以推迟两日斩首,洛家诸人尽是叛徒,处于灭门死罪,收缴洛家所有财产。”

圣旨内容大抵如此,杨镇默念了好几遍,这才是满意的点点头,递给了旁边的姜中太监,暗示去送给洛天。

看着圣旨落下,那些文臣武将也是含着笑,似乎已经看到神风因为吞并大元而逐渐变强,自己的官衔也会因此而高升。

不过他们从没有想过一件事,这一次的胜利来的和他们没有丝毫关系,并且在小公主带领诸多民众的时候,他们还在挖苦冷笑。

而此刻大元帝都这一边,小公主也是表露出了顶级贤内助的天赋,整个大元帝都的国库也好,一些小宗门世家的财产也好,部给搜刮了一个遍。

洛天这么一趟,就是整整三天三夜,杨青竹不知道在大元搜刮了多少的药物给洛天治疗,生怕洛天身上出现什么状况。

也就在三天之后,姜中来到了大元的帝都。

“不知道姜公公来此,有何赐教。”小公主端坐在一旁,开口询问道,脸色很是平淡。

“公主长大了不少。”姜中开口,微微颔首。

当然,长没长大都没关系,这小公主迟早要被问斩。

“是陛下下达了圣旨,命令老奴送来。”姜中太监拱拱手,表示是来送旨的。

“宣。”小公主点点头,内心略微还有一丝的期待。

莫非是父亲因为我此次夺下大元有功,想要挽回这段父女之情?

Get Trackback or Permalink

Previous Post :
Next Post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