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 23rd 9月, 2022 | Tags : | Under : 未分类

“大哥呢?”

秦尘看着灵天哲道:“去找大哥,我为他看看体内毒势,找寻办法,先清除他体内的毒势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一行四人,朝着灵府前而去。

灵天熵、灵天铭二人,再次见到秦尘,皆是一愣。

如三日前的秦尘,此时此刻看起来,却是仿佛周身布满了哀伤的气息,让人靠近,便是能够感觉到那股子悲伤的劲头。

似乎从骨子里出来,无法清除。

“三弟……”

“我没事。”

秦尘看着灵天熵,随即道:“灵府内丹室在何处?我为大哥看看体内的伤势吧!”

“嗯……”

一行几人,在此刻朝着灵家丹室内而去。

阳光初秋清秀可人

不多时,灵家丹室之中。

秦尘、灵天哲、灵天熵以及灵天铭几人都在此地。

李玄道和叶南轩二人,也是守护在门边。

秦尘细细为灵天熵把脉,同时以魂魄之力,查探灵天熵体内的至尊之气涌动。

只是不多时,秦尘却是眉头皱起。

结束审查后,秦尘许久未曾说话。

灵天铭忍不住道:“三弟,是不是大哥的伤势……很严重?”

灵天哲却是道:“二哥你别急,三弟毕竟以前可是丹帝!”

“可是现在三弟转世重生,与以前不一样了……”灵天铭咳了咳道。

此话一出,三人皆是看向秦尘。

秦尘却是开口道:“别担心,我肯定能够治好大哥的。”

此话一出,灵天铭和灵天哲方才松了口气。

秦尘说有办法,那肯定是有的。

他们的父亲,当年都是亲兄弟。

而四人也是堂兄弟!

打断骨头连着筋!

秦尘不会骗他们的。

秦尘随即起身,拿起纸笔,道:“二哥,去帮我准备这些药材……”

书写完毕,灵天铭接过纸张,看了一眼,随即道:“这都能筹备到,筹备到这些,大哥伤势就好了?”

“不是。”

秦尘摇了摇头,随即道:“这些只是压制住大哥体内伤势,使得大哥不会继续恶化,要想清除,还需要费点手段。”

“不过,至少保证大哥不会因为体内毒素,导致自身修为继续不断下降。”

现在的灵天熵,乃是小神尊后期境界。

小神尊境界,在灵元州之地,可谓是顶尖实力了。

可是……

当年的灵家内,莫说是小神尊,就是帝尊,至高帝尊级别,都是不少。

这些年落败下来,至高帝尊、帝尊级别的强者,皆是陨落,也导致了现在的灵家内,小神尊反倒是最强级别了。

灵天熵此时也是惭愧道:“这么些年来,我们二人,也是没什么长进,对不起爹娘祖父辈们辛辛苦苦坚守的家业!”

“这怎么能怪你们?”

秦尘此刻却是道:“要怪,也是怪对付灵家的人。”

“如果当年我……足够坚持,将灵家推到九元域霸主,推到上元天顶尖级别势力,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……”

灵天哲明白,自己兄长前几日在祠堂内,思痛过深了,当即安慰道:“哥,你也别都往自己身上揽,当年也是祖父的意思,灵家还是该靠一代代人努力得到的,才是属于灵家的。”

秦尘此时坐了下来,没说什么。

他一时之间,尚且不能从爹娘的话语之间走出。

“灵元州内,芙蓉楼,柳家,对灵家可有什么举动?”秦尘直接道。

“芙蓉楼本身是红芙蓉一步步发展起来,说到底,我们灵家从九元域大地撤回来,还是压缩了他们的发展,这位红芙蓉楼主,倒是不曾有过什么。”

灵天铭已经去去药材,灵天熵此时道:“倒是柳家……”

“我们都是在调查之中,柳家似乎和宣州的傲世堂关系匪浅,隐隐间要做什么……”

秦尘随即道:“如果有确凿的证据,直接告诉我就行了。”

“天哲,你也不要回灵仙郡了,灵仙郡内的事情,交给柳通天处理吧,你在灵元城内,我也放心。”

“大哥这段时间就准备养伤,同时,我会为族内其他子弟看看自身是否存在问题。”

“灵家一代一代被人所害,小心防备为好。”

“接下来的事情,就交给我了。”

秦尘看着二人,徐徐道:“灵家本就是九元域霸主,自该是待在本来该待着的位置!”

待得灵天铭取来药材,秦尘则是进入另一间丹室内,开始炼制丹药。

灵天熵、灵天铭、灵天哲三人,在等待着。

“三……四弟……”

灵天熵看着灵天哲,忍不住道:“三叔和三婶与天辰留下了什么?”

“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灵天哲摇头道:“但是兄长他……似乎很痛苦。”

灵天熵和灵天铭二人,此时沉默不语。

他们依旧记得,当年灵天辰年少之时,声名不显,甚至木讷呆滞,差点被认为是傻子。

可是三叔和三婶却是捧在手心里。

因为天辰被欺负,三叔三婶没少在家族会议之中,大发雷霆!

当时,谁也想不到,天辰会在丹术上开了窍,成为了一代大师,成为了闻名中三天的九元丹帝!

回忆往昔,三人也是叹息连连。

若非秦尘突然的出现,或许灵家不出万年时间,将会在整个九元域内,彻底失去踪迹吧……

若是真的如此,他们又有何脸面去见各自父母?

接下来几日时间,秦尘在灵家丹方内待着。

而每日里,更是让灵家弟子们,排着队去见他,一一为这些后辈们检查身体,确定无误之后,随口指点几句。

时间有限,秦尘并未彻底针对性的指导!

以后有的是时间,慢慢来。

他要让灵家,再次绽放出属于自己的辉煌!

这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一连七日时间,秦尘几乎是没怎么休息。

李玄道和叶南轩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师尊这是麻痹自己呢。

唉!

他们作为亲眼看着师尊一步步找寻灵家,找寻到自己的亲弟弟,自己爹娘留下的痕迹,以及现在灵家的没落,深深知道,这对于极重视感情的师尊,是何等的打击。

二人也是深深担忧着。

担忧他们那位素未谋面的五师弟陈一墨。

这件事情对秦尘打击有多大,将来陈一墨若是知道,恐怕内心的自责和悔恨,会更大啊……

Get Trackback or Permalink

Previous Post :
Next Post :